为什么血液微凝块是了解新冠肺炎长期症状的关键
科学家已发现新冠肺炎长期症状的潜在生物标志物:血液微凝块。他们也相信潜在的治疗方法即将诞生:透析和抗凝血剂。

在过往两年里,为什么有些人尽管在患病时只出现了轻微症状,但最终还是患上了新冠肺炎的长期症状,这是众多关于新冠病毒的难题之一。

这个问题之所以如此难以厘清的原因有很多。首先,目前还不清楚有多少人感染了新冠肺炎,以及有多少人具有新冠肺炎长期症状,同时也不清楚这个情况会持续多久。

明确诊断是十分困难的,因为已识别的新冠肺炎副作用非常多。该表有200多个主要症状和许多汇报得知的症状,如疲劳和脑雾,这些症状很容易归因于其他病因。

去年11月,密歇根大学的研究员决定大胆猜测一下有关情况。他们根据40项全球研究的荟萃分析,在全球范围内选定了1亿个病例

该数据显示,43%的新冠肺炎感染者在确诊或康复后的一个多月仍遭受后遗症的侵扰,而该趋势主要针对女性感染者,而且当中亚洲的比例(43%)高于美国(30%)。

然而,由于已识别出潜在的生物标志物,在不久的将来,诊断可能会变得容易得多。这不仅会为临床诊断工具的发展开辟平坦的道路,也会帮助研究有效的治疗方法。

去年夏天,南非斯泰伦博什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了新冠病毒造成血液微凝块的首个证据,而血液微凝块会将炎症分子困在其中。一系列分子包括:主要凝血蛋白、纤维蛋白原、在凝血和α2-抗纤溶酶中起主要作用的血管性血友病因子(VWF),以防止血块分解。

首席研究员蕾西亚•普利托里乌斯(Resia Pretoriu)教授在摇晃患者的血浆时,她也注意到血小板的高度活化。血小板(帮助血液凝结的细胞)是如此脆弱,甚至于只将他们放在玻璃片上进行分析,也会引发过度激活。

在这种情况下,荧光显微镜发现了隐藏在血块中的炎症标志物。而常规血液检测是无法检测出这个情况:这就是为什么新冠肺炎长期症状患者经常在完成手术后,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仍然感到如此虚弱。

普利托里乌斯教授(Pretoriu)和她的团队得出的结论是,细胞缺氧是新冠肺炎长期症状存在的共同特征。这些血液微凝块会阻塞部分血管,阻止红细胞向身体各处的不同器官(无论是大脑、肺还是心脏)输送足够的氧气。

在身体正常运作时,凝血和抗凝过程之间会持续保持平衡。

例如,在血液细胞壁受伤时,血小板就会被激活以防止出血。在血管性血友病因子(VWF)的帮助下,它们可以改变形状,增厚并粘在一起堵住伤口。而纤维蛋白将它们链接在一起。

第二个过程,称为纤维蛋白溶解,随后将凝固血液中的纤维蛋白分解,以防止阻塞血管的血栓形成。

然而,已知病毒会破坏这种平衡。在我们感染新冠病毒时,刺突蛋白通过ACE2受体进入我们的细胞,情况就像把钥匙插入锁中一样。

这样它就会因而激活了血小板,而血小板在检测感染和传导炎症信号方面都起着关键作用。当凝血蛋白释放,可能会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

普利托里乌斯(Pretorius)教授在波利比奥研究基金会(PolyBio Research Foundation)的播客上对艾米·普罗瓦尔博士说:「刺突蛋白的影响令人难以置信。我从未见过像急性新冠肺炎和新冠肺炎长期症状中的血栓如此之大,数量如此之多的情况。」

她的研究改变了在过往两年里我们对新冠肺炎的理解了。因为我们不再单纯认为它仅仅是一种肺部疾病,它同时亦是一种血液疾病(血流)。

对新冠肺炎死者进行尸检时,通常会发现大面积的凝血现象,而住院治疗的新冠肺炎患者即使服用了抗凝血药物,还是时常患有症状性静脉血栓塞(一种深静脉血栓和肺栓塞形式)。

这是患有慢性疾病和自身免疫性疾病(比如2型糖尿病、高血压和类风湿性关节炎)的人群在感染新冠病毒后预后效果较差的原因之一。这些人群在感染病毒之前,身体已经出现很大的炎症,从而导致了血管的损伤和血小板活化。

这也意味着,一些在感染新冠病毒不久即死于中风和心脏患者士也是长期症状但未有汇报的受害者。大多数人士预后效果较好的原因是他们的血凝块很小,并且在大多数的情况下,一旦免疫系统将感染清除,凝血功能就会恢复正常。

那么,将如何医治新冠肺炎患者呢?临床医生已经采用多管齐下的方法来应对患者的长期症状。

这些方法也可能适用于应对血液微凝块:清除患者体内现有的血液微凝块,同时减少血液循环过程,防止新的血凝块的形成,这样便可以促使血管壁愈合,炎症标志物亦能因而消失。

建议使用透析患者血液的机器来清除血液微凝块,就像肾脏停止工作时,用肾脏透析机来清除废物一样。

在德国米尔海姆,贝特·耶格尔(Beate Jaeger)医生已经对患有新冠肺炎长期症状的患者进行H.E.L.P单采机试验。四十年来,该机器采用肝素诱导体外低密度脂蛋白沉淀(HELP)的方法,滤出心脏病患者体内多余的胆固醇。

她的患者中有一位名为阿萨德·汗(Asad Khan)的英国呼吸科医生,2020年11月感染新冠病毒。他患病已将近一年,他已经卧床不起,畏光恶声。

阿萨德身体虚弱,到达贝特医生的诊所时就晕倒在轮椅上。

汗医生后来向BBC讲述了如何从一条手臂取血,清除血块,再将血液输入另一条手臂的过程。开始时需要清除的血块过多,机器被弄坏了四次。

血液流出时颜色发黑,充满纤维蛋白。他的静脉血氧饱和度(血液含氧量)为32%,而正常成年人为65%至80%。

但直至第七次治疗时,汗医生已经恢复到可以再次阅读科学论文,第十二次时,医生还给他开了三种抗凝剂——阿司匹林、氯吡格雷以及一种直接口服的抗凝剂。

在最近的采访中,他说感觉自己好多了。血液检查中没有发现明显的血块或血小板活化现象。

在南非,24名长期感染新冠病毒的患者参加一项实验性研究,双重抗血小板活化疗法效果良好。然而,研究人员表示,由于抗凝剂可能造成有出血倾向的患者死亡,因此必须在临床监督下谨慎使用抗凝剂。

完整的临床试验仍未推出,而检测炎症性血液标志物的简单诊断测试仍是计划的第一步。斯泰伦博什大学希望初创公司BioCODE能够率先提出解决方案。

鉴于大量人口疑似患有新冠肺炎长期症状,决策者对潜在的国民医疗保健服务的长期成本的关注日渐增长。因此,任何潜在突破都会引起广泛的关注。

对于有关近期对血液微凝块的研究,受益者可能也不仅仅是新冠肺炎长期症状的患者。其他许多患有慢性疲劳综合征和肌痛性脑脊髓炎(ME)的患者耗费数年时间,尝试解开为什么感染病毒患病后无法痊愈的谜团。研究新冠肺炎长期症状的病例可能可以帮助人们最终找到等待已久的答案。

Share:

Facebook
Twitter
LinkedIn
跳至内容